肥料销售热线:

15936181555

全国免费热线:

400-699-2228

新闻中心

化学农药滥用成土地重金属污染的罪魁祸首
  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本。猪肉出了问题,我们可以吃羊肉;牛肉出了问题,我们可以吃鸡蛋,但在中国人的餐桌上,很难想象没有最重要的主食——大米。  
     造成此次“镉大米”的元凶,并非部分生产者或商家片面逐利的黑心行为,严重的土壤污染才是导致大米镉超标的主因。       如果说严格检疫检测可以避免瘦肉精,规范收购渠道能够预防地沟油,加强销售监管可能杜绝塑化剂,重视加工环节能够防止染色馒头,那么消灭“镉大米”恐怕无法依靠工商、质检等食品管理部门的检查、惩处、关停来实现。要彻底解决由环境污染导致的食品安全问题,显然复杂、困难得多。   
        刘湘骥是湖南省攸县大同桥镇大板米厂的老板。自从今年3月厂里的大米被检测出镉超标以来,他每晚辗转难眠。  
       “镉是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刘湘骥告诉记者,他的米厂从收谷、脱壳、碾米、抛光到包装,所有程序都是物理性操作,不存在添加或产生镉等重金属的可能。   
        湖南省环境监测站的实测数据显示,这一区域的镉含量并未超标。湖南省环保厅法制宣传处处长陈战军对“镉大米”的成因表示疑惑,如果环境背景中镉不超标,那么攸县及衡东县为何会生产出镉米?他倾向于认为是化肥带入。   
        在探究“镉大米”成因的调查中记者发现,水稻对    
        镉的吸附能力很强,遭到镉、铅等重金属污染的土壤可直接导致大米镉含量超标。有关专家表示,目前看来,造成大米镉含量超标的原因主要来自两个方面,除了铅锌矿以及有色金属冶炼等工矿企业排污外,就是化肥过量施用。
        有统计结果显示,目前全球每年进入土壤的镉总量约为66万千克,其中经施用化肥进入的比例高达55%。一些周边没有涉重金属工业企业的地方,生产出来的大米仍会出现重金属超标,原因就在于农业投入品被滥用。   
        湖南省地质研究院教授童潜明表示,湖南是有色金属之乡,其大米镉超标与土壤本身的镉含量有一定关系,但主要原因是使用的磷肥中镉含量高,而这一问题在全国都较为普遍。   
        他介绍说,从原料开采到加工生产,化肥成品总会带进一些重金属元素或有毒物质,其中尤以磷肥为主。磷肥的生产原料磷矿石,天然伴生镉,不当施用磷肥会造成土壤镉污染这已经获得国际公认,在部分欧美国家,磷肥中的镉含量被严格立法限制。      另一位湖南省的农业专家说,湖南是目前全国土壤酸化面积最大的一个省,全省耕地中有2/3的耕地存在不同程度的酸化现象。土壤酸化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增加重金属在土壤中的活性,使其更容易被作物吸收,从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重金属污染的危害。导致土壤酸化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农用化学品的大量投入以及不合理耕作等。因此,化肥农药的滥用已逐渐成为土壤重金属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   
        用与不用的两难抉择
     最近20年,我国彻底摆脱了历史上饥馑频发的困境,农业产量跃居世界之首,这一成就的取得与化肥和农药的广泛使用密不可分。在人口激增、耕地短缺的严峻现实面前,使用化肥农药,一直被认为是提高粮食产量的必要途径。经过多年的持续快速发展,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化肥农药生产、消费大国,也给生态环境埋下了污染隐患。
     此次“镉大米”危机的爆发,便是敲响了环境容量到达临界点的警钟。一方面是不断增长的粮食需要离不开化肥农药的支撑,另一方面是化肥农药造成的环境污染不断加剧,我们似乎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农业部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防治专家组成员、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苏德纯对当前面临的土壤污染问题忧心忡忡:“与大气和水污染相比,土壤中的重金属无法降解,而且分离难度大,修复起来非常困难。”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研究中心主任陈同斌也曾表示,即便在轻度污染的地方,要除掉土壤中的重金属最快也要3~5年。  
     记者从相关业内人士处获悉,目前我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5亿亩,如果采用植物修复法,按照每亩地修复成本两万元计算,总体所需资金将达3万亿元。而环保部门的另一项统计显示,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高达1200万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控制住新的污染来源,我们必将为环境污染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
经济管理学博士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温铁军,怀揣着探索“零污染”的生态农业的梦想,他来到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村,用60多亩地搞起了有机农业试验。为了推广无化学污染的有机农业,种植出健康的绿色作物,全面恢复土壤肥力,温铁军要求,试验田里不施化肥,不打农药。   
        可是,3年下来,试验田里农作物的长势却远远不如只有一墙之隔的普通农田,这令许多人对有机农业的价值和意义产生了怀疑,而温铁军认为:“用化肥伺候地是个恶性循环,我们要3年不用化肥才能使现有土壤脱毒。”按照温铁军的试验,土地脱毒和恢复地力需要3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在生态农业取得成效前,土地将出现3年低产。而如果试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就意味着全国的耕地都将出现3年低产。那么,这样的损失谁又能承受?   
        尝试突破发展瓶颈的方法  
     既要实现农业持续稳定发展、长期确保农产品的供给,又要最大限度地保护环境、逐步减轻土壤污染负荷,就必须探索出一条科学种植、合理控制化肥农药用量的新路,踩住土壤污染的“刹车”。   
        生物肥料已成为解决中国农业生产和农村环境污染等问题的关键产品。至今年4月份,国内有150多个生产菌种可以用于生产生物肥料。
目前生物肥料主要有三大类产品:一是农用微生物菌剂,二是生物有机肥,三是复合微生物肥料。后两者的产量占生物肥料总量的80%以上。生物肥料产业在2008年进入了发展提速时期,每年的行业总量增长在10%以上。目前,纯粹的生物肥料因价格较高而更适用于经济作物;生物有机肥和复合微生物肥料价格则相对低,加上兼具常规肥料的养分且对土壤具有独特的生物修复功效,很可能成为保持未来粮食增产的重要肥料品种。   
        生物肥料产业可以归属于:生物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国家产业政策规定:现代农业中有18项优先发展的技术,生物肥料是其中之一。国家对生物肥料也有一定的政策支持。

         更多资讯www.jindadi888.cn  矿物肥

上一篇:矿物肥的优势有哪些?

下一篇:如何识别假冒化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南阳市金大地肥业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微企胜网络